欢迎来到翰林智库!

社区造血,真的不可能吗?

作者:王斌 2021-03-06 16:37:45

社区的资金来源当前主要依靠政府,是否通过多元化的资金筹集渠道对社区发展助力,是需要创新型思维的介入。

 

 

近期,社区学苑公益互动社群就城乡社区公共用房是否可用于社区公共盈利,展开了讨论。

 

 

实际上,这个问题的本质实际上是“城乡社区作为特殊的组织主体,通过利用社区场域中的硬件、空间、居民需求可否开展商业性活动?

 

如果单看问题字面意思,相信大多数人都会给予反对意见。

 

因为城乡社区是居民自治集合体,是居民赖以生活的共同体,社区资源大多数是具有公共属性,将具有公共属性、福利属性的社区资源用于商业活动,首先不考虑商业收益归谁,单纯的讨论社区服务商业化似乎总会触动政府、社区居民、社区的敏感神经。

 

 

 

社区作为居民生活场域集合体,自古以来就促使政府、学界、市场给予了不同角度的关切。

 

就我国现阶段的社区发展现状来看,社区里面到底有什么?能够让社区产生经营性甚至市场化的话题讨论。

 

应该是一些列显性、隐性社区资本。

 

布迪厄在其《差异》一书中,将资本分为经济资本,文化资本,社会资本。

 

将理论视角放到社区当中,经济资本就可以包括社区的公共空间与场所使用权,社会资本最典型的就是社区内部的各种人群需求。

 

 

其中后者近些年引起了市场主体的持续关注。

 

 

 

 

回顾历史,以营利化、商业化的运作手段开展、配合社区服务实际上在我国近40多年的社区服务历史上是短暂出现过的。

 

因此我们对于社区能否“自我造血”这个问题应该有一个更加客观地认识和理解。

 

中国现代意义上的社区服务从1980年代中期兴起,自1980年代中期以来, 我国社区服务、社区建设到现在的社区治理阶段,已经取得了相当大的发展。

 

总体来看,社区服务经历了四个阶段,分别是社区服务起步阶段、社区服务推广阶段、市场经济条件下社区服务的初步探索阶段和继续探索阶段。(参见李迎生,《对中国城市社区服务发展方向的思考》)

 

1992年的第三发展阶段中,中共中央、国务院做出了《关于加快发展第三产业的决定》,其中明确提出大部分福利型、公益性和事业型第三产业单位要逐步向经营型转变。

 

1993年底,民政部联合劳动部、国家计委等14个部委下发《关于加快发展社区服务业的意见》,推动社区服务从单纯的福利型服务向福利型服务与有偿性服务相结合的实际转变。

 

在当时来讲,社区服务产业化运营是基于“社会服务社会化“政策背景,但是当时仅仅是简单地将政府的许多公共服务下放给城市社区。

 

 

 

那时的社区并没有能力承担起这方面的任务,于是政府允许社区采取“以服务养服务”的方式,通过举办营利性的服务去支持公共服务,但后来实践证明这种方式还是不太成熟。

 

从2000年以后,政府要求城市社区不再举办营利性的服务,将全部精力放到做好基层居民自治和承担政府交办的公共服务任务。(关信平,参见《中国社会工作》,2020年9月4日)

 

也就是说,通过利用社区资源进行社区福利的商业化运营,拓展社区福利来源,为居民提供多元化的福利来源,政府是有过尝试的。但考虑当时的历史条件和现实情况,并没有得到大力推广。

 

但是在迈入21世纪第三个十年的当下,参考市场化手段增强社区服务的盈利属性,为居民的福利来源提供除政府外新的资金支持,减轻政府财政压力,拓展社区服务资金来源最起码是值得尝试思考的议题。

 

 

 

 

2020年开始,各大商业巨头们运用资本手段打入社区团购市场,用缺乏创新力、人文关照的商业打法介入社区民生饮食服务。

 

 

倘若最终的结果是居民生活成本增高,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从侧面体现出当前的社区服务存在短板的,社区民生服务领域缺乏自我保护机制,这在很大程度上为民政意涵上的社区服务提出了新要求。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的社会治理体系”。

 

我们认为对于社区来讲,其中的社会协同就包含了社区是否与商业主体、社会组织等主体合作,共同助力社区治理。

 

过去半年,街道(乡镇)社工站建设工作日渐火热。民政部召开了多次会议号召各地开展社工站建设。

 

其中,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不少地方关于社工站的建设配套资金方面,在坚持社会救助资金、福彩公益金、公共建设资金之外,大力提倡社会资金协助建设。

 

《河南省乡镇(街道)社会工作服务站项目实施方案》(试行)的通知

 

这为社区、街道(乡镇)拓宽社会资金支持社区服务提供了新的资金来源。

 

但是这与社区开展营利性的社区服务有什么关系呢?

 

毫无疑问,商业主体如果通过资金、产品、服务方式支持社区服务事业发展,肯定有商业诉求。

 

这种商业行为发生在社区内部,如果由社区或社区委托的第三方组织对商业行为进行监督,要求部分商业收益用于社区公益,发挥更多的企业社会责任,实际上对于各方主体来讲都有好处。

 

实际上,社区自我造血在很多地方已经形成典型案例。

 

深圳市龙华新区社区服务中心过去几年的自我造血案例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效。

 

 

 

 

 

商业进社区,能够给社区带来新的服务资源。

 

但是一定要杜绝市场主体用商业手段侵占民生资源、增加民生成本的现象出现。这一点其实也是政府、学界、民众最为担忧的。

 

实际上这一点可以通过契约、法律手段进行事先约束,将市场风险在最开始阶段就得到管控。

 

几个操作性建议以供大家参考。

 

第一,由社区成立或委托一个社会企业,站在社区和居民的立场上,全方位协助社区去制定商品/服务进社区清单

 

社区是一个特殊场域,不是任何商业产品和服务都可以进入社区,社会企业应该了解基本的商业规范和产品熟悉度,以居民利益为核心追求。

 

与社区、居民商议哪些产品可以进社区,哪些不可以进社区。

 

价格和市场上对比,是否具有优势?如果不能给居民带来实惠,那基本上没有进入社区的必要。

 

第二,商业主体在社区内的盈利,一部分要体现企业社会责任。比如通过捐献一定比例资金到社区微基金,由社区村居委会使用,促进社区公益事业发展。

 

公益金捐助账目进行公开,接受政府、居民监督。提供服务性岗位,为社区内的弱势群体、待就业人群提供可能性的帮助。

 

第三,现阶段,社区公共场地如公共空间租赁是很多社区都在尝试的做法,空间其实可以进行多功能使用,既是民众的休闲空间、也可以放置一些广告或产品货架。

 

第四,社会企业作为运营公司,要优先对接公益产品进社区,比如贫困地区农产品,进行平价销售,既能满足社区居民日常所需,也能够协助贫困地区进行农产品销售。

 

第五,社会企业和各类商业公司每年都要接受政府、社区、民众的评估和监督。所有的合作共治都落实在契约协议上,受法律保护。

   

 

 

过去,我们容易将政府、社会、市场三者割裂起来看问题。概念讲的很多,实践勇气却始终缺乏。

 

当融合与共治只停留在口号中时,便容易出现社区治理领域三个主体的条块化分割局面。

 

实际上,新时期的社区治理要善于弥合三者之间的裂隙,切实的发挥各自优势,在社区治理领域以实际行动探索多元主体的合力效果。

 

 

参考文献:

 

1.国家民政部官网,http://mzzt.mca.gov.cn/article/zt_2020sgjs/zhbd/

2.李迎生,《对中国城市社区服务发展方向的思考》

 

 

 

 

下一篇

翰林动态

+MORE

翰林智库专家赴中国社区发展协会研讨全国社区治理全国事宜

2021年3月2日,北京翰林智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斌,智库专家受邀赴中国社区发展协会商议2021全国社区治理发展论坛事宜。 ...详情

关闭

友情链接

北京翰林智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西四环中路阅园一区6号楼 客服热线:010-63864330
©2019 北京翰林智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京ICP备19056430号-2

翰林智库

中国社区发展协会
专家委员会